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

呙维 彭旭 刘异 朱欣焰

呙维, 彭旭, 刘异, 朱欣焰.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引用本文: 呙维, 彭旭, 刘异, 朱欣焰.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GUO Wei, PENG Xu, LIU Yi, ZHU Xinyan. Edge Restricted 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Citation: GUO Wei, PENG Xu, LIU Yi, ZHU Xinyan. Edge Restricted 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基金项目: 

武汉市青年科技晨光计划 2017050304010300

江西省重点研发计划 20171BBE50062

流域生态与地理环境监测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重点实验室资助课题 WE2016016

详细信息

Edge Restricted 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

Funds: 

Wuhan Youth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henguang Program 2017050304010300

Ke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ogram of Jiangxi Province 20171BBE50062

Key Laboratory of Watershed Ecology and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Monitoring, National Administration of Surveying, Mapping and Geoinformation WE2016016

More Information
    Author Bio:

    GUO Wei,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specializes in remote sensing imagery interpretation. E-mail:guowei-mars@whu.edu.cn

    Corresponding author: LIU Yi,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E-mail: yliu@sgg.whu.edu.cn
  • 摘要: 分形网络演化算法(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FNEA)是一种有效的多尺度影像分割算法,但对于具有斑点噪声、局部区域对比度低等特点的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synthetic aperture radar,SAR)图像,直接应用FNEA算法得到的分割结果难以用于后续的面向对象影像分析。提出了基于边缘约束的FNEA(edge restricted FNEA,eFNEA)算法,通过加入边缘信息和构建异质性规则来为分割融入更多信息,提高分割效果。实验结果表明,对于微弱边缘和噪声污染严重等情形,eFNEA算法的分割结果均优于FNEA算法。
  • 图  1  eFNEA分割流程

    Figure  1.  eFNEA Segmentation Procedure

    图  2  EDISON边缘提取结果

    Figure  2.  EDISON Edge Extraction Results

    图  3  实际地物边界形状

    Figure  3.  Boundary Shape of Actual Feature

    图  4  模拟图像的FNEA和e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4.  FNEA and e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of Simulation Image

    图  5  噪声污染下的高分辨率星载SAR图像

    Figure  5.  High Resolution Space Borne SAR Image Under Noise Pollution

    图  6  道路实际边界以及真实地物类型说明

    Figure  6.  Real Road Edges and Description of True Ground Feature Types

    图  7  强噪声干扰下的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7.  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Under Heavy Noise

    图  8  强噪声干扰下的EDISON边缘检测结果

    Figure  8.  EDISON Edge Detection Result Under Heavy Noise

    图  9  强噪声干扰下的e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9.  e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Under Heavy Noise

  • [1] 章毓晋.图像分割.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1

    Zhang Yujin. Image Segmentation[M]. Beijing: Science Press, 2001
    [2] Comaniciu D, Meer P. Mean Shift: A Robust Approach Toward Feature Space Analysis[J]. IEEE Transactions on Pattern Analysi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 2002, 24(5): 603-619 doi:  10.1109/34.1000236
    [3] Baatz M, Schape A. Multiresolution Segmentation: An Optimization Approach for High Quality Multi-Scale Image Segmentation[J]. Journal of Photogrammetry and Remote Sensing, 2000, 58: 12-23 http://cn.bing.com/academic/profile?id=6e1eaf29be7d6c60e91d2ece9e8fbf4a&encoded=0&v=paper_preview&mkt=zh-cn
    [4] Blaschke T, Hay G J. Object-Oriented Image Analysis and Scale-Space: Theory and Methods for Modeling and Evaluating Multiscale Landscape Structure[J].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Photogrammetry and Remote Sensing, 2001, 34(4): 22-29
    [5] 赵凌君.高分辨率SAR图像建筑物提取方法研究[D].长沙: 国防科技大学, 2009

    Zhao Lingjun. Research on Building Extraction Methods of High-Resolution SAR Images[D]. Changsha: National University of Defense Technology, 2009
    [6] Thiel C, Thiel C, Riedel T, et al. Object Based Classification of SAR Data for the Delineation of Forest Cover Maps and the Detection of Deforestation: A Viable Procedure and Its Application in GSE Forest Monitoring[M]//Blaschke T, Lang S, Hay G J. Object-Based Image Analysis. Berlin, Heidelberg: Springer, 2008
    [7] Guo W, Gong J, Liao M. A Method for Speckle Reduction Based on Fractal Net Evolution Segmentation Approach[C].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arth Observation Data Processing and Analysis, Wuhan, China, 2008
    [8] 王建梅.面向对象的高分辨率遥感图像分类与变化监测[D].武汉: 武汉大学, 2007

    Wang Jianmei. Object-Oriented High Resolution Remote Sensing Image Classification and Change Detection[D]. Wuhan: Wuhan University, 2007
    [9] Meer P, Georgescu B. Edge Detection with Embedded Confidence[J]. IEEE Transactions on Pattern Analysi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 2001, 23(12):1 351-1 365 doi:  10.1109/34.977560
    [10] Robust Image Understanding Laboratory at Rutgers University. Edge Detection and Image Segmentation (EDISON) System[EB/OL]. http://coewww.rutgers.edu/riul/research/code/EDISON/doc/overview.html, 2017
    [11] Gambotto J P. A New Approach to Combining Region Growing and Edge Detection[J]. Pattern Recognition Letters, 1993, 14(11):869-875 doi:  10.1016/0167-8655(93)90150-C
    [12] Frost V S, Shanmugan K S, Holtzman J C. Edge Detection for Synthetic Aperture Radar and Other Noisy Images[C]. International Geoscience and Remote Sensing Symposium, Munich, Germany, 1982
    [13] Frost V S, Stiles J A, Shanmugan K S, et al. A Model for Radar Images and Its Application to Adaptive Digital Filtering of Multiplicative Noise[J]. IEEE Transactions on Pattern Analysis and Machine Intelligence, 1982, 4(2):157-166 http://cn.bing.com/academic/profile?id=68948edb362054751a8fcd6b4d7878a0&encoded=0&v=paper_preview&mkt=zh-cn
    [14] Fjørtoft R, Lopès A, Marthon P, et al. An Optimal Multiedge Detector for SAR Image Segmentation[J]. IEEE Transactions on Geoscience and Remote Sensing, 1998, 36(3):793-802 doi:  10.1109/36.673672
    [15] Mandelbrot B B. How Long Is the Coast of Britain? Statistical Self-similarity and Fractional Dimension[J]. Science, 1967, 156(3 775): 636-638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xbdxxb201803021
  • [1] 张波, 张瑞, 刘国祥, 刘巧, 蔡嘉伦, 于冰, 符茵, 李志林.  基于SAR影像的贡巴冰川末端冰湖年际变化监测及溃决规律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7): 1054-1064. doi: 10.13203/j.whugis20190087
    [2] 李健伟, 曲长文, 彭书娟.  SAR图像舰船目标联合检测与方向估计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6): 901-90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328
    [3] 邰建豪, 潘斌, 赵珊珊, 赵园.  基于Shearlet变换的SAR与多光谱遥感影像融合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4): 468-474. doi: 10.13203/j.whugis20150768
    [4] 郭越, 王晓峰, 张恒振.  基于人类感知的SAR图像海上溢油检测算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6, 41(3): 395-401,407. doi: 10.13203/j.whugis20140404
    [5] 郭际明, 黄长军, 喻小东, 聂智平.  利用BEMD-自适应滤波去除SAR干涉图噪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4, 39(4): 422-427. doi: 10.13203/j.whugis20120013
    [6] 梁志锋, 凌飞龙, 陈尔学.  全极化SAR数据的最大后验概率分类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3, 38(6): 648-651.
    [7] 岳春宇, 江万寿.  一种利用级联滤波和松弛法的SAR图像配准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1): 43-45.
    [8] 肖金群, 李志伟, 汪长城, 丁晓利.  相位补偿SAR差分干涉提取山区DEM算法及精度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3): 334-338.
    [9] 杨书成, 黄国满, 赵争.  一种利用影像模拟制作SAR立体模型的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11): 1325-1328.
    [10] 邓少平, 李平湘, 张继贤, 黄国满.  基于乘积模型的极化SAR滤波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10): 1168-1171.
    [11] 尤红建.  多尺度分割优化的SAR变化检测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5): 531-534.
    [12] 余凡, 赵英时.  合成孔径雷达反演裸露地表土壤水分的新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0, 35(3): 318-321.
    [13] 张静, 王莉丽, 林雪原, 杨智勇.  一种基于数据的核优化新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0, 35(1): 110-113.
    [14] 史磊, 李平湘, 杨杰.  利用SIFT与粗差探测进行SAR影像配准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0, 35(11): 1296-1299.
    [15] 王爱萍, 王树根, 吴会征.  利用分层聚合进行高分辨率遥感影像多尺度分割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9, 34(9): 1055-1058.
    [16] 孙开敏, 李德仁, 眭海刚.  基于多尺度分割的对象级影像平滑算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9, 34(4): 423-426.
    [17] 尤红建, 傅琨.  基于分布模型差异的SAR变化检测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8, 33(5): 454-456.
    [18] 王健, 向茂生, 李绍恩.  一种基于InSAR相干系数的SAR阴影提取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5, 30(12): 1063-1066.
    [19] 王任享.  论不同航天摄影测量传感器的摄影测量性能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1, 26(2): 95-100.
    [20] 任诗曼, 朱军, 方铮, 李闯农, 梁策, 谢亚坤, 李维炼, 张天奕.  联合多尺度注意力机制与边缘约束的SPOT7影像林地提取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0, 0(0): 0-0. doi: 10.13203/j.whugis20210251
  • 加载中
图(9)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911
  • HTML全文浏览量:  165
  • PDF下载量:  145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6-05
  • 刊出日期:  2019-11-05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基金项目:

    武汉市青年科技晨光计划 2017050304010300

    江西省重点研发计划 20171BBE50062

    流域生态与地理环境监测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重点实验室资助课题 WE2016016

    作者简介:

    呙维, 博士, 副教授, 主要从事遥感影像解译研究。guowei-mars@whu.edu.cn

    通讯作者: 刘异, 博士, 副教授。yliu@sgg.whu.edu.cn
  • 中图分类号: P208

摘要: 分形网络演化算法(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FNEA)是一种有效的多尺度影像分割算法,但对于具有斑点噪声、局部区域对比度低等特点的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synthetic aperture radar,SAR)图像,直接应用FNEA算法得到的分割结果难以用于后续的面向对象影像分析。提出了基于边缘约束的FNEA(edge restricted FNEA,eFNEA)算法,通过加入边缘信息和构建异质性规则来为分割融入更多信息,提高分割效果。实验结果表明,对于微弱边缘和噪声污染严重等情形,eFNEA算法的分割结果均优于FNEA算法。

English Abstract

呙维, 彭旭, 刘异, 朱欣焰.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引用本文: 呙维, 彭旭, 刘异, 朱欣焰. 边缘约束下的分形网络分割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GUO Wei, PENG Xu, LIU Yi, ZHU Xinyan. Edge Restricted 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Citation: GUO Wei, PENG Xu, LIU Yi, ZHU Xinyan. Edge Restricted 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11): 1693-1699.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62
  • 影像分割作为一种重要的图像处理技术,在不同领域中应用广泛,目前已有上千种分割方法[1],包括分水岭分割算法、均值漂移分割算法[2]和分形网络演化算法(fractal net evolution approach,FNEA)[3]。其中,分形网络演化算法采用异质性规则对遥感图像进行多尺度分割,形成具有光谱与形状相似性的影像斑块,是面向对象影像分析方法[4]的重要步骤。目前,该方法已内置于德国影像分析软件eCognition,广泛应用于光学影像分析领域。合成孔径雷达(synthetic aperture radar,SAR)是一种主动式微波遥感设备,相较于传统的光学成像系统,SAR能够全天时、全天候地进行侦察,并且它的地表穿透能力更强,已应用于多个领域[5]。目前,已有学者采用FNEA算法进行SAR影像分析。如文献[6]使用该方法对L波段SAR影像森林进行了分类,得到不错的效果;文献[7]使用FNEA算法获取SAR影像同质区域,并进行滤波。但SAR图像局部区域对比度低,并且存在斑点噪声,直接使用FNEA进行高分辨率SAR影像分割时会产生边缘破碎、分割边界不理想等问题。

    FNEA属于一种自下而上的区域生长与合并算法,它的分割效果优于某些分割算法的关键在于两点:(1)使用异质性规则引导分割过程,可同时利用光谱和形状信息;(2)FNEA采用局部最优策略,与全局最优策略比较,更能顾及对象细节,且执行效率更高。但FNEA也存在一些缺点,如小尺度分割精度决定较大尺度分割对象的精度,而在分割算法的初始阶段,判断两个对象是否异质取决于两个像素之间的梯度大小,如果对象异质性判断错误,将影响边缘计算的误差[8]。由于光学图像的地物边缘清晰,因此通过像素梯度计算异质性精确度较高。但高分辨率SAR图像的局部像素梯度不稳定,分割对象产生边缘偏移,影响最终结果。具体而言,有以下两方面因素导致了SAR图像分割的边缘漂移问题。

    1) 斑点噪声。斑点噪声是雷达图像的固有现象,会导致使用像素梯度计算异质性的精确度不够。可以对雷达图像先滤波去除噪声点,再使用分割算法,但滤波会降低图像的分辨率,影响分割结果。

    2) 微弱边缘。因为服从瑞利分布的原因,雷达图像的地物回波反射系数中存在拖尾现象,这些拖尾处对应着对比度较低的弱回波区域,也即微弱边缘。采用像素梯度来度量微弱边缘的异质性误差较大。

    针对上述问题,本文提出了边缘约束下的FNEA算法(edge restricted FNEA, eFNEA)。相比单纯使用梯度的FNEA算法,eFNEA算法使用像素上下文以获取更稳健的边缘图,并在图像分割时考虑了边缘约束条件,改善分割效果。

    • eFNEA算法从两个方面避免边缘漂移。首先,采用基于局部区域信息而非梯度信息的置信度边缘检测算法[9](内置于EDISON软件[10])获取精确边缘,约束小尺度时的区域生长过程;然后,在异质性规则中考虑边缘规则度特征,减少分割区域的边缘破碎程度。原始FNEA分割算法的异质度公式仅能使用方差、紧凑度[3]和平滑度[3]3种特征,无法融入其他特征。因此,本文提出了可融合多种特征的异质度公式,引入边缘规则度特征对分割边缘进行约束。具体流程见图 1

      图  1  eFNEA分割流程

      Figure 1.  eFNEA Segmentation Procedure

      主要流程为:(1)确定尺度参数。eFNEA分割算法分两步进行,第一步使用小尺度参数进行分割,尺度大小根据图像类型采用预先设定好的不变值,第二步使用用户给出的尺度大小进行分割。(2)构建小尺度对象在边缘约束条件下的拓扑关系。(3)在大尺度条件下进行区域生长与合并操作。在小尺度对象构建的拓扑关系的基础上,使用用户指定的尺度参数进行区域生长与合并。这里的尺度具体指区域生长与合并过程的异质性阈值。

      其中,构建初始对象之间拓扑关系的详细过程为:(1)原始图像的单像素边界提取,本文采用EDISON弱边缘探测算法。(2)在边缘约束条件下构建像素之间的拓扑关系,即构建像素点和周围八邻域像素点之间的邻接关系。其中边界像素点和非边界像素点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前者视为独立的拓扑对象,不构建邻接关系,后者考虑与其八邻域内的非边界像素点之间存在邻接关系。(3)对建好拓扑关系的像素点进行区域生长与合并操作,不存在邻接关系的边界像素点不必进行区域生长。(4)在上一步区域生长与合并的基础上,解除边缘约束条件,构建边缘像素点与已完成生长合并操作的区域之间的拓扑关系,并继续在小尺度下进行考虑边缘像素点的区域生长合并操作,避免生长结果中出现单像素对象。(5)保存当前分割完成的区域对象的拓扑关系,作为大尺度分割的基本单元。

      eFNEA算法中区域生长与合并的步骤与FNEA算法基本一致,唯一的不同点在于生长过程中采用的异质性规则不同。区域生长合并过程以构建好拓扑关系的像素点或对象集合为输入,具体的过程为:(1)采用分布式的策略选取最优的种子点,具体来说,通过一个抖动矩阵来选取与之前选择过的种子点之间距离最远的像素点作为当前的种子点。(2)依据异质性规则计算对象之间的异质性。(3)找到包含当前种子点的对象A以及与A相邻的最优合并对象B,判断AB是否互为最优合并对象,即判断B的最优合并对象是否为A。若是,说明找到局部最优合并区域;若不是,则重复上述过程,寻找与B互为最优合并区域的对象。采用这种方法确定当前种子点的最优合并区域通常只需要5~6次迭代,并且也适用于低对比度的地区。(4)合并上一步确定的互为最优合并区域的对象,并统计合并对象的基本信息。(5)考虑新合并对象的邻接关系,对所有关联对象的拓扑关系进行更新。(6)计算当前所有对象的最小异质性中的最小值,如果该最小值超过设定的异质性阈值,则结束分割过程;否则,回到第(1)步。

    • 边缘检测算法本质上是要准确地定位出图像中边缘所在的像素位置,而选择何种边缘检测算法需要考虑的一个主要因素则是算法抗噪声干扰能力。边缘检测算法[11-14]是雷达领域中常用的一些算法,其检测边缘的主要依据是,在选取的窗口内从多个方向来判断两边像素的分布特征是否相同。这类算法能够去除大部分的伪边缘,较好地解决边缘虚警问题,但会降低边缘点的定位精度。而本文对边缘点的定位精度要求较高,因此选择置信度边缘检测算法[9]

      图 2(a)2(b)是边缘长度最小阈值为5像素、模板大小分别采用了5像素和9像素所得到的边缘叠加图。可以看出图 2(a)2(b)中的边缘定位均较为准确,符合本文要求。另外也可以看到,与使用简单阈值的算法相比,虽然采用置信度传递策略具有更好的边缘连续性,但是边缘断裂现象不可避免地还是出现在图 2(b)中的A处。伪边缘的问题通过增大模板尺度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但并不能彻底解决,如图 2(b)B处依然存在伪边缘的现象。所以,EDISON边缘算法依然存在虚警和边缘不连续问题,在区域生长算法中,边缘虚警会导致区域过分割问题,边缘不连续则会导致欠分割问题,即不同的区域在区域生长时成为同一个区域。但是eFNEA算法受这两个问题影响较小,这主要是因为虽然边缘约束初始小尺度下的区域生长与合并过程,但并不等价于仅受到边缘约束,其过程还受到形状因子的影响。eFNEA分割算法可以允许边缘提取结果存在不连续性及大量虚假边缘,大量虚假边缘会随着后续区域生长与合并过程而消失,边缘不连续性也会因加入了形状因子的eFNEA分割算法得到改善。因此,eFNEA小尺度分割过程通过结合EDISON边缘检测算法和FNEA算法,将像素局部梯度、上下文信息等额外信息融入在内,理论上分割效果更好。后续实验涉及到eFNEA分割,如果没有另外指定参数,默认采用的参数组合如下:模板尺度为9像素,最小边缘长度为5,置信度边界分别为为0.4像素、0.7像素。

      图  2  EDISON边缘提取结果

      Figure 2.  EDISON Edge Extraction Results

    • 异质性规则是指能够融入多种特征的扩展异质性计算方法。异质性规则定义如下。

      ab是待计算的对象,cab合并后的对象,ab的异质性为:

      $$ \begin{matrix} F\left( a, b \right)={{n}_{\text{merge}}}\times P\left( c \right)-{{n}_{1}}\times P\left( a \right)- \\ {{n}_{2}}\times P\left( b \right) \\ \end{matrix} $$ (1)

      式中,F为异质性函数;n为对象的总像素数;P为对象对应的区域与真实地物一致的概率。从异质性规则的定义可以看出,F越高,则ab为同一目标的可能性越低。每次区域生长合并过程选择F低的区域对进行合并,意味着相同地物有更大的概率合并为同一区域,从这个角度来看,eFNEA图像分割与地物分类是相似的。异质性规则可融入多种特征用于分割,由于本文侧重于解决边缘偏移问题,因此经过实验,所采用的异质性规则公式选择了紧凑度、平滑度及分维度[15]特征,后续研究可采用更多其他特征。目前,异质性公式中的P计算公式如下:

      $$ \begin{matrix} P={{w}_{\text{color}}}\times {{P}_{\text{color}}}+ \\ \left( 1-{{w}_{\text{color}}} \right)\times {{P}_{\text{shape}}} \\ \end{matrix} $$ (2)
      $$ \begin{matrix} {{P}_{\text{shape}}}={{w}_{\text{compt}}}\times {{P}_{\text{compt}}}+{{w}_{\text{smooth}}}\times \\ {{P}_{\text{smooth}}}+{{w}_{\text{reg}}}\times {{P}_{\text{reg}}} \\ \end{matrix} $$ (3)
      $$ {{P}_{\text{color}}}=\overset{{{n}_{\text{bands}}}}{\mathop{\underset{b=0}{\mathop{\text{max}}}\, }}\, \left( \frac{{{\sigma }_{b}}}{{{{\bar{\sigma }}}_{b}}} \right) $$ (4)
      $$ {{w}_{\text{compt}}}+{{w}_{\text{smooth}}}+{{w}_{\text{reg}}}=1 $$ (5)
      $$ {{P}_{\text{compt}}}=1-\frac{4\sqrt{n}}{l} $$ (6)
      $$ {{P}_{\text{smooth}}}=1-\frac{m}{l} $$ (7)
      $$ {{P}_{\text{reg}}}=\frac{2\text{lo}{{\text{g}}_{2}}\left( 0.25l \right)}{\lambda \text{lo}{{\text{g}}_{2}}n} $$ (8)

      式中,${{w}_{\text{color}}}$、${{w}_{\text{compt}}}$、${{w}_{\text{smooth}}}$、${{w}_{\text{reg}}}$分别表示辐射、紧凑度、平滑度、规则度所对应的权重大小;${{n}_{\text{bands}}}$为图像的波段数;n代表对象大小;m为最小外接矩形周长;l为对象周长;Pcolor代表了对象是否属于真实对象的颜色似然概率,本文使用对象的各波段归一化最大方差作为颜色似然概率;σbb波段的对象方差:

      $$ {{\sigma }_{b}}=\sqrt{\frac{1}{n-1}\mathop{\sum }^{}{{\left( C_{x, y}^{b}-{{{\bar{C}}}^{b}} \right)}^{2}}} $$ (9)

      $C_{x, y}^{b}$表示图像坐标(x, y)波段b的像素值;${{{\bar{C}}}^{b}}$表示属于对象的所有像素在波段b上的均值;σb为整景影像在波段b上的方差,用于归一化σbPcompt表示对象紧凑程度,圆型对象其值为0;Psmooth表示对象平滑度,矩形对象其值为0,对象边缘越曲折,平滑度越大;λ为规则度的拉升因子,本文取0.2;m等于两倍的最小外接椭圆长轴r1和短轴r2之和,其计算公式为:

      $$ $\begin{align} & {{r}_{1}}=\sqrt{2\left[ {{\mu }_{2, 0}}+{{\mu }_{0, 2}}+\sqrt{{{\left( {{\mu }_{2, 0}}-{{\mu }_{0, 2}} \right)}^{2}}+4\mu _{1, 1}^{2}} \right]} \\ & {{r}_{2}}=\sqrt{2\left[ {{\mu }_{2, 0}}+{{\mu }_{0, 2}}-\sqrt{{{\left( {{\mu }_{2, 0}}-{{\mu }_{0, 2}} \right)}^{2}}+4\mu _{1, 1}^{2}} \right]} \\ \end{align}$ $$

      μ表示对象的多阶形状矩;r1为长轴;r2为短轴; Preg表示图像几何规则度,越简单的形状其值越趋近于1,形状越复杂其值越大,而边缘填充平面值最大。

      结合上述公式可以看出原始的FNEA算法和eFNEA算法在计算异质性时的差异,前者通过线性加权的方式对辐射方差进行组合,而后者则通过归一化计算后取最大辐射方差。后者的优势在于能有效地减少算法输入参数,并对分割对象内部颜色异质性更敏感。原始FNEA算法中包含的紧凑度、平滑度等形状因子更倾向于描述对象的整体形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图像的实体形状是否规则,但对于图像的边缘部分规则与否没有办法体现出来。eFNEA算法在形状因子中加入了用于描述边缘破碎程度的规则度维度,通过联合紧凑度和平滑度,比原始FNEA算法更能描述图像的实体几何形状,可使得对于含有大量噪声的SAR影像的分割结果更加规整。

    • 本文通过两组实验来验证eFNEA算法的效果:(1)采用eFNEA算法和FNEA算法对模拟图像进行分割, 并对比分割的结果;(2)在斑点噪声的干扰下,采用eFNEA算法和FNEA算法对高分辨率星载SAR图像进行分割,并对比分割的结果。

    • 实验主要通过模拟图像验证eFNEA分割算法的效果,将eFNEA算法与FNEA算法的结果以及实际地类边界进行了对比。其中,模拟图像通过瑞利分布生成,大小为125×125像素,图像包含4个同质区。

      图 3是4类地物的实际边界, 图 4分别使用了FNEA分割算法和eFNEA分割算法对模拟图像进行分割,图 4中的ABC 3个区域是本文算法效果比较的重点区域。图 4(a)4(b)使用内置于eCognition8.0软件的FNEA分割算法。图 4(a)中尺度、形状权重、紧凑度权重依次设为100、0.2、0.3,图 4(b)中依次设为100、0.4、0.5,图 4(c)是使用eFNEA算法得到的分割结果,所采用的边缘提取结果见图 2(b)。eFNEA算法的尺度、形状权重、紧凑度、光滑度、规则度依次设为50、0.4、0.3、0.1、0.6。可以看出:(1)使用FNEA算法,边缘漂移问题易发生在对比度不强的地区;(2)边缘漂移可以通过调整形状因子来改善,但会丢失地物细节,与图 4(a)AC区域相比,图 4(b)中相应区域边缘偏移问题有所改善,但是在B处丢失了更多的地物细节。(3)eFNEA明显改善了边缘漂移问题,图 4(c)中除破裂边缘A处存在轻微的边缘漂移外,其他区域与真实地物边界形状几乎完全重合;即使是A处区域,相较而言,偏移的程度比较轻;同时,之前提取的虚警边界也几乎不影响分割结果。

      图  3  实际地物边界形状

      Figure 3.  Boundary Shape of Actual Feature

      图  4  模拟图像的FNEA和e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4.  FNEA and e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of Simulation Image

      总的来说,FNEA算法在低对比度区域边缘偏移明显,分割得到的地物边界形状不规则,eFNEA算法在大部分区域提取的边界都更接近真实边界,只在某些边缘破裂处存在漂移问题,地物的整体边界形状更加规则。

      综上所示,可以认为eFNEA算法比FNEA算法能更好地应对边缘漂移问题,分割的边缘形状更加规则,边缘漂移的程度更轻,与实际的边缘形状更加切合。

    • 实验主要比较斑点噪声干扰下不同图像分割算法的效果。其中,数据源使用高分辨率星载双极化数据,截取了武汉城区的部分影像。影像的原始分辨率为1 m×1 m,分割图像等效视数为1×1。图 5对应图 4中的A区道路,是实验的主要研究对象,其中,地表是裸土,道路的材质是水泥,对应图中灰色部分,并且在道路边缘处存在较为严重的噪声污染。

      图  5  噪声污染下的高分辨率星载SAR图像

      Figure 5.  High Resolution Space Borne SAR Image Under Noise Pollution

      图 6是实际的道路边界形状以及图像中不同地物类型的说明。图 7是使用FNEA分割算法所得到的分割结果,采用参数为:尺度30,形状权重0.5,紧凑度权重0.8。可以看出,小尺度的分割效果不理想,地物的边缘形状极不规则,存在边缘漂移问题。图 7(b)图 7(a)的结果作为输入,采用更大的尺度参数进行图像分割。从分割的结果来看,受到小尺度分割的影响,大尺度的分割效果较差,道路未能成功提取。由此可以认为FNEA算法易受噪声影响。

      图  6  道路实际边界以及真实地物类型说明

      Figure 6.  Real Road Edges and Description of True Ground Feature Types

      图  7  强噪声干扰下的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7.  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Under Heavy Noise

      图 8是采用EDISON算法提取的边缘结果。从结果来看,噪声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的抑制,对于边缘位置的确定也更加精准,但道路存在边缘断裂、虚警等问题。

      图  8  强噪声干扰下的EDISON边缘检测结果

      Figure 8.  EDISON Edge Detection Result Under Heavy Noise

      图 9是在图 8边缘提取结果的基础上采用eFNEA算法得到的分割结果,尺度、形状权重、紧凑度、光滑度、规则度等参数依次配置为50、0.4、0.1、0.6、0.3。可以看出,边缘信息能够提高区域生长的准确度,与FNEA分割算法相比,道路子区域之间的划分更明确,边缘与真实边界拟合度高,边缘破裂影响道路提取的问题也得到了一定的改善。图 9(b)采用图 9(a)的分割结果作为输入,通过eFNEA算法采用更大的尺度进行分割,尺度、形状权重、紧凑度、光滑度、规则度等参数依次配置为80、0.4、0.05、0.8、0.15。从图 9(b)的结果来看,提取的道路边缘更加规则、完整,消除了裸地上的伪边缘等现象。

      图  9  强噪声干扰下的eFNEA算法分割结果

      Figure 9.  eFNEA Segmentation Results Under Heavy Noise

      综上所述,当图像受到斑点噪声污染时,采用eFNEA算法进行图像分割的结果要比FNEA算法更好,分割得到的道路边界也更加接近实际的道路边界。

      两组实验分别验证了在微弱边缘和噪声污染严重等情形下,本文提出的eFNEA分割算法的结果比FNEA算法更优。

    • 分形网络演化算法是一种经典的多尺度分割算法,也是面向对象影像分析的基础,具有多尺度多、形状规整等优点。然而,对于某些噪声强、局部对比度低的影像(如高分辨率雷达影像),直接应用FNEA分割算法,效果并不理想,而基于分割结果的面向对象影像分析也难以进行。考虑上述问题,本文融合边缘信息和异质性规则,提出了基于边缘约束的FNEA算法。对于微弱边缘和噪声污染严重等情形,eFNEA算法的分割结果均优于FNEA算法。

      后续将基于异质性规则,重点研究如何充分利用分割过程所产生的中间信息,实现分割算法的特征自适应选择和组合,而非人为事先设定的固定特征和权重。

参考文献 (15)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