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

陈俊平 周建华 严宇 陈倩 王彬

陈俊平, 周建华, 严宇, 陈倩, 王彬.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引用本文: 陈俊平, 周建华, 严宇, 陈倩, 王彬.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CHEN Junping, ZHOU Jianhua, YAN Yu, CHEN Qian, WANG Bin. Correlation of Spatial and Temporal Parameters in GNSS Data Analysi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Citation: CHEN Junping, ZHOU Jianhua, YAN Yu, CHEN Qian, WANG Bin. Correlation of Spatial and Temporal Parameters in GNSS Data Analysi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673050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403112

国家863计划 2014AA123102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陈俊平, 博士, 研究员, 博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卫星大地测量和地球动力学研究。junping@shao.ac.cn

  • 中图分类号: P228.41

Correlation of Spatial and Temporal Parameters in GNSS Data Analysis

Funds: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Foundation of China 11673050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Foundation of China 11403112

The National 863 Program of China 2014AA123102

More Information
    Author Bio:

    CHEN Junping, professor, specializes in satellite geodesy and geodynamics. E-mail:junping@shao.ac.cn

  • 摘要: 卫星轨道、钟差以及测站坐标等是全球导航卫星系统定位(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GNSS)的核心参数,构成了卫星导航系统数据处理的时空基准。通过比较国际GNSS服务(International GNSS Service,IGS)不同数据分析中心提供的GNSS精密时空产品发现,各分析中心的轨道、钟差存在明显差异,并且轨道、钟差的相对偏差存在很强的相关性。针对该问题,讨论了GNSS卫星轨道、钟差的相关性问题,分析了轨道、钟差相对偏差的周期特性,并提取了周期项模型参数;建立改正模型,提高了不同分析中心产品的一致性;对时空基准周期性误差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并以参数降相关为出发点,对GNSS时空基准精度提升的方法提出了建议。
  • 图  1  GFZ/CODE卫星轨道径向以及钟差的相对偏差

    Figure  1.  Satellite Orbit Radial & Clock Differences Between GFZ and CODE Products

    图  2  GFZ/CODE卫星轨道径向以及钟差的相对偏差及其相关性

    Figure  2.  Satellite Orbit Radial & Clocks Difference Between GFZ and CODE Products and Their Correlations

    图  3  ESA/SHA精密产品中卫星G25,R05轨道径向相对偏差的频谱图

    Figure  3.  Spetrum of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Maxium Period τ Set as About 105 s

    图  4  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相对偏差的频谱图

    Figure  4.  Spetrum of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Maxium Period τ Set as About 105 s

    图  5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轨道径向相对偏差

    Figure  5.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6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相对偏差

    Figure  6.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7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轨道Allan标准差的变化情况

    Figure  7.  AllanDeviation of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8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Allan标准差的变化情况

    Figure  8.  Allan Deviation of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9  星地双向时间比对方法以及常规多星定轨获取卫星钟差的差异

    Figure  9.  Differences of Satellite Clocks Obtained from Orbit Determination Processand Two Way Time Transfer Technique

    图  10  C01、C05、C06、C09 4颗卫星星地双向时间比对方法以及常规多星定轨获取卫星钟差的差异

    Figure  10.  Differences of Satellite Clocks Obtained from Orbit Determination Process and Two Way Time Transfer Technique, for Satellite C01, C05, C06 and C09

  • [1] Gross R, Beutler G, Plag H P. Integrated Scientific and Societal User Requirements and Functional Specifications for the GGOSC[M]. Berlin:Springer, 2009
    [2] Altamimi Z, Sillard P, Boucher C. ITRF2000:A New Release of the International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 for Earth Science Applications[J].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2002, DOI: 10.1029/2001JB000561
    [3] Altamimi Z, Collilieux X, Legrand J. ITRF2005:A New Release of the International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 Based on Time Series of Station Positions and Earth Orientation Parameters[J].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2007, DOI: 10.1029/2007JB004949
    [4] Altamimi Z. ITRF2014 and the IGS Contribution[C]. IGS Workshop, Sydeny, 2016
    [5] Altamimi Z, Collilieux X. IGS Contribution to the ITRF[J]. Journal of Geodesy, 2009, 83(3/4):375-383
    [6] Wiley B, Craig D, Manning D, et al. NGA's Role in GPS[C]. The 19th International Technical Meeting of the Satellite Division of the Institute of Navigation, Ft. Worth, T X, 2006
    [7] Vdovin V, Vinogradova M. National Reference System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Used in GLONASS[C].The 8th ICG Meeting, Dubai, 2013
    [8] Mazurova E, Kopeikin S, Karpik A. Development of a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in the Russian Federation[J].Stud Geophys Geod, 2017, 61:1-23 doi:  10.1007/s11200-016-0617-y
    [9] GendtG, Altamimi Z, Dach R, et al. GGSP:Realisation and Maintenance of the Galileo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J].Advances in Space Research, 2011, 47(2):174-185 doi:  10.1016/j.asr.2010.02.001
    [10] 陈俊勇, 杨元喜, 王敏, 等.2000国家大地控制网的构建和它的技术进步[J].测绘学报, 2007, 36:1-8 doi:  10.3321/j.issn:1001-1595.2007.01.001

    Chen Junyong, Yang Yuanxi, Wang Ming, et al. Establishment of 2000 National Geodetic Control Network of China and it's Technological Progress[J].Acta Geodaetica et Cartographica Sinica, 2007, 36:1-8 doi:  10.3321/j.issn:1001-1595.2007.01.001
    [11] Brown K.The Theory of the GPS Composed Clock[C]. ION GPS-91, Albuquerque, N M, 1991
    [12] Delporte J. The Defini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Galileo System Time (GST)[R]. ICG-4 WG-D on GNSS Time Scales, Saint-petersburg, Russian, 2009
    [13] 魏子卿. 卫星导航定位定时中的坐标系统与时间尺度问题[C]. 北斗导航年会, 北京, 2010

    Wei Ziqing. The Coordinate System and Timing Scales in the GNSS System[C]. CSNC Conference, Beijing, 2010
    [14] Rothacher M, BeutlerG. The Role of GPS in the Study of Global Change[J]. Physicsand Chemistry of the Earth, 1998, 23(9/10):1029-1040 doi:  10.1016-S0079-1946(98)00143-8/
    [15] Chen J, Zhang Y, Wang J, et al. A Simplified and Unified Model of Multi-GNSS Precise Point Positioning[J]. Advances in Space Research, 2015, 55:125-134 doi:  10.1016/j.asr.2014.10.002
    [16] 杨赛男, 陈俊平, 张益泽, 等.基于最小二乘频谱分析的GPS/GLONASS卫星钟差特性研究[J].大地测量与地球动力学, 2014(2):169-174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DKXB201402037.htm

    Yang Sainan, Chen Junping, Zhang Yize, et al. Study ofCharacter of GPS/GLONASS Satellite Clock Correction Based on Least Square Spectral Analysis[J]. Journal of Geodesy and Geodynamics, 2014(2):169-174 http://mall.cnki.net/magazine/article/DKXB201402037.htm
    [17] 黄观文, 张勤, 许国昌, 等.基于频谱分析的IGS精密星历卫星钟差精度分析研究[J].武汉大学学报·信息科学版, 2008, 33(5):496-499 http://ch.whu.edu.cn/CN/abstract/abstract1585.shtml

    Huang Guanwen, Zhang Qin, Xu Guochang, et al.IGS Precise Satellite Clock Model Fitting and its Precision by Using Spectral Analysis Method[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nan University, 2008, 33(5):496-499 http://ch.whu.edu.cn/CN/abstract/abstract1585.shtml
    [18] 胡丽莹, 肖蓬.快速傅里叶变换在频谱分析中的应用[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1(4):27-30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jsfdxxb201104005

    Hu Liying, Xiao Peng. Application of Fast Fourier Transform in Frequency and Spectrum Analysis[J]. Journal of Fujian Normal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 Edition), 2011(4):27-30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fjsfdxxb201104005
    [19] Chen Junping, Wu Bin, Hu Xiaogong, et al. SHA:The GNSS Analysis Center at SHAO[J].Lecture Notes in Electrical Engineering, 2012, 160:213-221 doi:  10.1007/978-3-642-29175-3
    [20] Allan D W, BarnesJ A. A Modified Allan Variance with Increased Oscillator Characterization Ability[C].The 35th Annual Frequency Control Symposium, Philadelphia, P A, 1981
    [21] 刘利. 相对论时间比对原理与高精度时间同步技术[D]. 郑州: 信息工程大学, 2004

    Liu Li.Relativistic Theory of Time Transfer and Techniques of Clock Synchronization[D]. Zhengzhou:Information Engineering university, 2004
    [22] 何峰. 导航系统广播星历拟合与精密定轨精度提升方法研究[D]. 北京: 中国科学院, 2013

    He Feng.Studies on Broadcast Ephemeris Fitting and Precise Orbit Determination Accuracy Improvement in Navigation System[D]. Beijing: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3
    [23] 王彬. BDS在轨卫星钟特征分析、建模及预报研究[D]. 武汉: 武汉大学, 2016

    Wang Bin.Analysis of BDS Satellite Clock in Orbit, Modelling and its Prediction Research[D]. Wuhan:Wuhan University, 2016
  • [1] 赵齐乐, 许小龙, 马宏阳, 刘经南.  GNSS实时精密轨道快速计算方法及服务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8, 43(12): 2157-2166. doi: 10.13203/j.whugis20180374
    [2] 刘硕, 张磊, 李健.  GNSS系统间钟差辅助定位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7): 1015-1020. doi: 10.13203/j.whugis20150199
    [3] 刘帅, 贾小林, 孙大伟.  GNSS星载原子钟性能评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2): 277-284. doi: 10.13203/j.whugis20150344
    [4] 王晨, 郭靖, 赵齐乐.  偏航姿态对GPS和GLONASS精密轨道和钟差的影响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5): 624-629. doi: 10.13203/j.whugis20140852
    [5] 魏二虎, 万丽华, 金双根, 刘经南.  联合GNSS和SLR观测对地球自转参数的解算与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4, 39(5): 581-585. doi: 10.13203/j.whugis20120213
    [6] 杨元喜, 曾安敏, 景一帆.  函数模型和随机模型双约束的GNSS数据融合及其性质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4, 39(2): 127-131. doi: 10.13203/j.whugis20130378
    [7] 陈俊平, 张益泽, 谢益炳, 周旭华.  超大观测网络及多GNSS系统的快速数据处理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4, 39(3): 253-257. doi: 10.13203/j.whugis20120712
    [8] 孙克文, 徐华敏, 刘伟, 丁志中.  卫星导航信号差分联合信道组合捕获策略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3, 38(12): 1413-1419.
    [9] 章红平, 韩文慧, 黄玲, 耿长江.  地基GNSS全球电离层延迟建模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10): 1186-1189.
    [10] 李英冰, 闫景仙, 熊程波, 陈中新.  GNSS观测值的压缩方法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7): 818-822.
    [11] 卢鋆, 杨强文.  960MHz至1610MHz频段全球业务及GNSS频谱兼容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10): 1172-1176.
    [12] 李伟强, 杨东凯, 李明里, 张其善.  面向遥感的GNSS反射信号接收处理系统及实验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10): 1204-1208.
    [13] 楼益栋, 戴小蕾, 宋伟伟.  站间距对GPS卫星高精度钟差估计的影响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4): 397-400.
    [14] 蔡华, 赵齐乐, 孙汉荣, 胡志刚.  GNSS实时数据质量控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7): 820-824.
    [15] 孙守明, 郑伟, 汤国建.  利用X射线脉冲星进行同步定位/授时的可观性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9): 1068-1072.
    [16] 张绍成, 郭际明, 孟祥广.  非差虚拟观测值的网络RTK实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10): 1226-1230.
    [17] 刘志平, 何秀凤, 郭广礼, 查剑锋.  GNSS模糊度降相关算法及其评价指标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3): 257-261.
    [18] 刘经南, 赵莹, 张小红.  GNSS无线电掩星电离层反演技术现状与展望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0, 35(6): 631-635.
    [19] 张飞舟, 杨东凯, 陈嘉, 杨伯钢.  GNSS软件接收机的实现与测试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9, 34(5): 577-580.
    [20] 李征航, 陈锴, 刘万科, 王文丽.  GNSS电离层延迟模型的数学统一与方法扩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7, 32(8): 699-703.
  • 加载中
图(10)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148
  • HTML全文浏览量:  77
  • PDF下载量:  506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09-06
  • 刊出日期:  2017-11-05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673050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1403112

    国家863计划 2014AA123102

    作者简介:

    陈俊平, 博士, 研究员, 博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卫星大地测量和地球动力学研究。junping@shao.ac.cn

  • 中图分类号: P228.41

摘要: 卫星轨道、钟差以及测站坐标等是全球导航卫星系统定位(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GNSS)的核心参数,构成了卫星导航系统数据处理的时空基准。通过比较国际GNSS服务(International GNSS Service,IGS)不同数据分析中心提供的GNSS精密时空产品发现,各分析中心的轨道、钟差存在明显差异,并且轨道、钟差的相对偏差存在很强的相关性。针对该问题,讨论了GNSS卫星轨道、钟差的相关性问题,分析了轨道、钟差相对偏差的周期特性,并提取了周期项模型参数;建立改正模型,提高了不同分析中心产品的一致性;对时空基准周期性误差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并以参数降相关为出发点,对GNSS时空基准精度提升的方法提出了建议。

English Abstract

陈俊平, 周建华, 严宇, 陈倩, 王彬.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引用本文: 陈俊平, 周建华, 严宇, 陈倩, 王彬. GNSS数据处理时空参数的相关性[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CHEN Junping, ZHOU Jianhua, YAN Yu, CHEN Qian, WANG Bin. Correlation of Spatial and Temporal Parameters in GNSS Data Analysi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Citation: CHEN Junping, ZHOU Jianhua, YAN Yu, CHEN Qian, WANG Bin. Correlation of Spatial and Temporal Parameters in GNSS Data Analysi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7, 42(11): 1649-1657. doi: 10.13203/j.whugis20170278
  • 2015年2月2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为了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建立全球大地测量参考框架”的决议,决议要求全球合作实现和维持高精度、稳定的大地测量参考框架。全球大地测量观测系统(Global Geodetic Observing system, GGOS)组织详细分析了未来科学、应用的发展对参考框架的需求,提出未来地球参考框架的精度要求为:坐标准确度1 mm,稳定度0.1 mm/a;尺度参数准确度达到0.1×10-9,稳定度0.01×10-9/a[1]

    国际上统一的参考框架为国际地球参考框架(International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 ITRF),其通过对测站坐标、地球自转参数以及相应的方差-协方差信息等时间序列的综合,得到指定参考历元的测站坐标、速度等信息, 形成参考框架。目前ITRF的参考原点由激光测距(satellite laser ranging, SLR)观测确定,框架的尺度因子则由甚长基线干涉测量(verylongbaseline interferometry, VLBI)/SLR的观测综合确定[2-5],而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GNSS)定位技术是极移参数计算以及GNSS/SLR/VLBI并址站高精度归心测量的最有效手段[5]。此外,得益于GNSS技术在时空分辨率上的巨大优势,GNSS技术是高精度时空基准传递的主要手段。

    目前, GNSS技术时空基准的确定精度相对于GGOS的要求还存在约一个量级左右的差距。为分析其精度瓶颈的原因,本文从国际GNSS服务组织(International GNSS Service, IGS)不同数据分析中心提供的时空精密产品的比较着手,讨论了GNSS卫星轨道、钟差的相关性问题。分析发现,各分析中心的精密轨道、钟差存在明显差异,并且轨道、钟差的相对偏差存在很强的相关性。本文获取了轨道、钟差相对偏差的周期特性,提取了周期项模型参数,建立改正模型提高了不同分析中心产品的一致性;分析了周期项误差的产生原因,并以参数降相关为出发点,对GNSS时空基准精度提升的方法提出了建议。

    • 时间、空间基准是卫星导航系统的核心参数。空间基准是通过在地面设置监测站,由监测站坐标实现的。其中, GPS的参考系为WGS-84,目前采用的为归算至国际参考框架ITRF2000的WGS-84(G1150),其与ITRF2000框架在历元2001.0的吻合程度约为1 cm[6]。全球卫星导航系统(global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 GLONASS)采用的参考系为PZ-90,最新的PZ-90.11于2014年开始启用[7], 其定义的地心与ITRF2008的符合程度好于3 mm[8]。伽利略(Galileo)系统的参考框架为Galileo地球参考框架(Galileo terrestrial reference frame, GTRF),是通过综合处理IGS的全球GPS观测台站以及GPS/伽利略在轨验证部件卫星(Galileo in-orbit validation element, GIOVE)多模Galileo实验传感器站(Galileo experimental sensor stations, GESS)观测台站的数据实现的,其测站坐标与ITRF2005的符合程度好于3 mm[9]。中国北斗导航卫星系统(BeiDou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BDS)以2008-07-01正式启用的2000中国大地坐标系统(China geodetic coordinate system 2000,CGCS2000)作为空间参考基准,其选用的坐标框架和历元分别为ITRF97和2000. 0[10]

      时间基准上,GPS的时间基准为GPST(GPS time),其在1980-01-06T00:00:00被设置成与协调世界时(coordinated universal time,UTC)完全一致,GPST与世界原子时(international atomic time, TAI)之差是一个常数(19 s),不受跳秒的影响。GPST的实现以及维持是基于地面原子钟组与星钟组合而成的纸面钟[11]。GLONASS的时间基准为GLONASST(GLONASS time),其以中央同步器时间为基础产生,存在与UTC一样的跳秒。Galileo的系统时间为GST(Galileo system time),其基准与GPST一致,与TAI差19 s,没有跳秒,并且通过两套精密时统设施(precise timing facilities, PTF)的钟组进行时间的维持[12]。北斗的时间基准为BDT(BDS time),由北斗主控站的原子钟组定义,其在2006-01-01T00:00:00时被设置成与UTC完全一致,其后不受跳秒影响,BDT与TAI之差为常数33 s[13]

      时间、空间基准是卫星导航系统的核心参数,从上述可以知道,各个卫星导航系统的时空基准定义各不相同, 其分别体现在导航系统的地面部分以及空间部分。地面部分体现为测站钟差、坐标, 空间部分体现为卫星钟差、轨道。导航卫星向地面站(包括监测站)发射微波信号,用户接收后形成星地之间的观测,从而将导航系统的地面部分和空间部分统一到系统的时空基准之中。在高精度应用领域,各卫星导航系统的空间基准一般都统一定义到最新的ITRF框架下,而时间基准一般归算到各系统的系统时间。

      对于多GNSS系统数据的融合处理,为实现不同系统时空基准的统一,多系统整体数据处理一般采用的方法为:(1)框架约束,即把测站坐标约束在ITRF框架下,估计测站坐标、卫星轨道;(2)时间基准的统一,即固定若干个测站在GPS系统下的钟差,估计其他钟差参数以及双模站上的系统偏差参数。在此处理方法下,IGS提供的测站坐标、卫星轨道(包括GLONASS轨道)都是基于ITRF框架, 所有的钟差参数也统一于GPST系统。从而在多模观测的条件下,用户可以直接采用不同系统的卫星轨道、钟差进行定位。

    • GNSS数据处理中涉及大量强相关参数的处理,包括对流层参数与坐标高程分量[14]、系统偏差与钟差参数[15]等,其中,轨道与钟差的相关性很少见到相关讨论。虽然IGS最终轨道的精度已经达到2.5 cm,钟差精度为0.2 ns(6 mm),然而各分析中心提供的轨道、钟差在扣除系统性偏差之后,仍然存在明显的不一致。

      图 1显示了2015-08-16~18,IGS两个数据分析中心——德国地学研究中心(German Research Centre for Geosciences,GFZ)和欧洲定轨中心(Center for OrbitDetermination in Europe,CODE)提供的GPS、GLONASS、Galileo以及北斗卫星精密轨道径向分量和钟差的差异。首先将两家分析中心每颗卫星相同时刻的轨道径向分量、钟差分别作差,得到直接差值;在此基础上为了消除两个分析中心存在的系统性偏差,每个系统选取一颗卫星作为参考卫星,将第一步得到的直接差值与参考卫星的直接差值相减,得到每颗卫星的轨道径向、钟差相对偏差。图 1中每个系统各选取了一颗卫星作为示例,其他卫星的情况类似。理论上,如果轨道、钟差模型足够精确,不同分析中心获取的轨道、钟差参数只会存在由于参考基准不同而带来的系统性的偏差,相对差值应该呈现白噪声的特性。但是,从图 1可看出两家分析中心的轨道径向、钟差相对偏差都呈现出了周期性的特征。GPS、GLONASS、Galileo以及北斗卫星最大轨道相对偏差分别达到了8、60、21、33 cm,最大钟差相对偏差分别达到8、36、23、31 cm。

      图  1  GFZ/CODE卫星轨道径向以及钟差的相对偏差

      Figure 1.  Satellite Orbit Radial & Clock Differences Between GFZ and CODE Products

      图 1也看到径向相对偏差、钟差相对偏差呈现明显的负相关的特性。图 2表示了两者的相关关系,图中纵轴为轨道径向相对偏差,横轴为钟差相对偏差。从图 2明显看出,轨道径向、钟差相对误差呈现强相关,对于GPS、GLONASS、Galileo以及北斗卫星该相关系数分别达到了-0.7、-0.8、-0.9、-1。

      图  2  GFZ/CODE卫星轨道径向以及钟差的相对偏差及其相关性

      Figure 2.  Satellite Orbit Radial & Clocks Difference Between GFZ and CODE Products and Their Correlations

      以上分析说明,目前GNSS高精度数据处理还存在一些明显的模型误差,并且基于目前IGS及其分析中心通用的数据处理模型和策略,卫星轨道径向误差与卫星钟差误差会互相补偿。

    • 从上文分析可以看到,不同分析中心的轨道径向相对偏差以及钟差相对偏差存在明显的周期特性。取IGS及其分析中心2015年全年的精密轨道和精密钟差数据,采用与第2节相同的方法,对不同分析中心的轨道和钟差产品进行差分。在此基础上,分别采用最小二乘频谱分析((least square spectrum analysis, LSSA)和快速傅里叶变换频谱分析(fast Fourier transform, FFT)对相对偏差的周期特性进行分析,并在频谱图峰值附近搜索主要周期[16-18]。两种方法都探测出了相同的周期信号。作为示例,图 3图 4分别为欧洲空间局(European Space Agency,ESA)GNSS数据分析中心和上海天文台(Shanghai Astronomical Observatory, SHA)GNSS分析中心[19]G25卫星、R05卫星的精密轨道径向相对偏差以及卫星钟差相对偏差的频谱图。图 34中的结果基于LSSA方法,且G25卫星、R05卫星的相对偏差结果分别以G01和R01为参考卫星。

      图  3  ESA/SHA精密产品中卫星G25,R05轨道径向相对偏差的频谱图

      Figure 3.  Spetrum of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Maxium Period τ Set as About 105 s

      图  4  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相对偏差的频谱图

      Figure 4.  Spetrum of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Maxium Period τ Set as About 105 s

      图 3图 4中可以看出,不同分析中心的精密钟差以及精密轨道数据的相对偏差存在显著的周期项。GPS卫星与GLONASS卫星相对偏差的周期项存在差异,其中GPS卫星相对偏差的显著周期分别为τ1≈12 Tgpsτ2≈23 Tgpsτ3Tgps,其中Tgps为GPS卫星运行一周的时间,约为43 080 s;GLONASS卫星轨道相对偏差的显著周期为τTglo,其中Tglo为GLONASS卫星运行一周的时间,约为40 500 s。

      对IGS其他分析中心精密产品相对偏差的周期性分析情况与以上的结果相近。以上差异表明目前国际上对这两个系统卫星的数据处理模型还存在特性不同的误差。此外,频谱分析结果表明GLONASS卫星的差异较GPS卫星的振幅更大,这与目前GLONASS卫星精密产品精度相对略低相对应。

    • 根据频谱分析得到的结果,建立周期项改正函数[16-17],计算由主要周期项引起的相对偏差改正,并将该改正数分别改正到每颗卫星的精密钟差及轨道数据上。仍以ESA/SHA组合中G25卫星和R05卫星为例,图 5图 6分别为去除周期项前后卫星轨道径向相对偏差以及卫星钟差相对偏差的3周数据的对比情况。

      图  5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轨道径向相对偏差

      Figure 5.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6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相对偏差

      Figure 6.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5图 6可以看出,去除周期项后,分析中心之间的GPS和GLONASS的精密钟差及轨道数据的相对偏差大大降低。对一年的数据进行分析统计,经过周期项改正后,所有数据中卫星轨道和钟差相对偏差降低的历元分别达到了95.3%和85.6%。通过主要周期项的改正降低了相对偏差的振幅,而相对偏差的均值的变化幅度影响较小,其影响范围基本在-0.2~0.2 mm之间。

      进一步分析周期项修正前后轨道和钟差相对差值的Allan标准差[20]。同样以ESA/SHA组合中G25卫星和R05卫星为例,取3周数据进行计算,结果如图 78所示。图 7图 8分别为去除周期项前后卫星轨道径向相对偏差以及卫星钟差相对偏差的Allan标准差τ的对比情况。图 78中,还画出了10-10×τ-1(FPM)以及10-12×τ-1/2(WFM)的曲线作为对比。图 78中显示在改正周期项之前,G25卫星的轨道、钟差相对偏差在τ < 104 s时,其特性近似由τ-1变换到τ1/2;在τ>104 s时表现出调相闪变噪声τ-1的特性。在改正周期项之后,G25卫星的轨道、钟差相对偏差在τ < 104 s时表现出调频白噪声τ-1/2的特性,在τ>104 s时表现出调频白噪声调相闪变噪声τ-1的特性。

      图  7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轨道Allan标准差的变化情况

      Figure 7.  AllanDeviation of ESA/SHA Satellite Orbit Radial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图  8  修正周期相前后ESA/SHA产品中卫星G25、R05卫星钟差Allan标准差的变化情况

      Figure 8.  Allan Deviation of ESA/SHA Satellite Clock Differences with and Without Periodical Corrections

      在改正周期项之前,R05卫星的轨道相对偏差在τ < 104 s时,特性近似由τ-1变换到τ1/2;而在τ>104 s时,其特性比较复杂,其在2×104 s,6×104 s以及105 s附近显示出强烈的周期性信号;通过周期项改正后,这些信号都得到了修正。同样,R05卫星钟差相对偏差在1.5×104 s附近的信号也得到了修正。

      经过修正后,R05和G25轨道相对偏差整体上性能相近;而R05的钟差相对偏差的Allan标准差在τ < 105 s时比G25大了近一个量级,这可能反映了卫星钟差的性能差异或者目前GLONASS数据处理能力上的差异。

    • 由于IGS各分析中心对于卫星轨道、钟差计算的模型和策略基本相同,因此,理论上不同分析中心计算的卫星钟差的偏差只会存在白噪声。以上分析得出的周期性结果,其反映的实际上是卫星轨道与卫星钟差相关造成的参数耦合的情况。

      为进一步分析轨道、钟差参数耦合的情况,下文采用北斗数据进行分析。北斗系统设计了独特的星地双向时间比对系统,其通过卫星与地面监测站双向的距离观测,可以直接测量卫星的钟差参数。星地时间比对精度不受卫星轨道、大气修正、测站坐标误差和测量模型误差的影响[21-22],相对精度可达0.1 ns。而采用IGS常规的基于接收机伪距和载波相位数据的多星定轨,在获得卫星轨道的同时,也可以实现卫星钟差的解算。将以上两种方法得到的卫星钟差结果进行比较[23]图 9列出了两颗卫星不同方法获取卫星钟差的差值,图 9中黑色曲线表示多星定轨3 d定轨弧段内的钟差差值,绿线为拟合两种钟差差值的正弦曲线。

      图  9  星地双向时间比对方法以及常规多星定轨获取卫星钟差的差异

      Figure 9.  Differences of Satellite Clocks Obtained from Orbit Determination Processand Two Way Time Transfer Technique

      图 9中可以看出,两种方法得出的卫星钟差除存在1~2 ns的系统性偏差以外,还具有明显的周期特性。进一步对两种方法得到的卫星钟差分析表明,系统性偏差是由于双向法时间同步采用的星地上下行设备与多星定轨采用的监测接收机之间存在零值差异;由于双向法时间同步不含有其他周期性的误差,因此该周期性的信号来自精密定轨数据处理。卫星时间(钟差)、空间(轨道)参数的相关,造成轨道的误差被钟差参数吸收,从而造成了卫星钟差的周期性误差。

      图 10给出了3 d时间内4颗北斗卫星C01、C05、C06、C09两种钟差确定方法得到的钟差的差异以及该差异与卫星轨道角μ(反映轨道周期)之间的函数关系式[23],进一步验证了该周期性差异与卫星轨道周期的相关性。

      图  10  C01、C05、C06、C09 4颗卫星星地双向时间比对方法以及常规多星定轨获取卫星钟差的差异

      Figure 10.  Differences of Satellite Clocks Obtained from Orbit Determination Process and Two Way Time Transfer Technique, for Satellite C01, C05, C06 and C09

    • 目前最高精度的GNSS数据处理仍然存在各种误差,本文分析了IGS各分析中心轨道、钟差存在的显著周期性差异,得出了该差异中存在的各周期项的特征参数。通过改正该周期性误差,分析中心时空参数的一致性得到了显著提高。进一步分析表明,该周期项误差产生的原因在于目前常规GNSS数据处理模型中的轨道参数和钟差参数的强相关。这也说明目前GNSS轨道以及钟差模型还存在没有模型化的误差,从而在定轨处理中卫星钟差参数将吸收部分轨道误差。

      为实现轨道和钟差这两类时空参数解算精度提升,达到提高时空参数的精度的目标,需要进行参数的降相关处理。为实现GNSS精密数据处理中的时空基准参数降相关,可采取对卫星钟差参数进行建模的方法。该方法在一定时间段内,对钟差参数采用函数来拟合,并将函数模型的系数作为待估参数,与其他所有待求参数一起解算。该模型参数的引入,类似于常规GNSS数据处理中的对流层延迟参数(通常也定义为分段函数)。在求出模型参数之后,根据模型就可得到任意历元高精度的钟差。

      为实现以上降相关处理,需要对数据处理中的所有站钟、星钟进行频率稳定性分析,确定分段函数的分段时长τ。对于外接氢钟的测站,由于其频率稳定性高,从而其间隔定义较长;而对于频率稳定度差的钟差,则可能仍然需要采用逐历元估计的方法。通过将钟差模型引入精密定轨定位,能够降低轨道、钟差的相关性,从而有望提高数据处理的精度。

      此外,更高精度的GNSS时空基准确定还需要对卫星轨道和卫星钟差参数之外的其他待估计参数之间的相关性进行仔细分析,通过参数相关性分析方法优化GNSS数据处理的参数域设置,进一步提高GNSS时空基准确定的精度。

参考文献 (23)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