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

史云飞 张玲玲 贺彪 赵志刚 张丕亚

史云飞, 张玲玲, 贺彪, 赵志刚, 张丕亚.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引用本文: 史云飞, 张玲玲, 贺彪, 赵志刚, 张丕亚.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SHI Yunfei, ZHANG Lingling, HE Biao, ZHAO Zhigang, ZHANG Piya. Modeling 4D Parcel and Its Core Operation Algorithm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Citation: SHI Yunfei, ZHANG Lingling, HE Biao, ZHAO Zhigang, ZHANG Piya. Modeling 4D Parcel and Its Core Operation Algorithm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201407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601555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6DB06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7BD018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8PD007

国土资源部城市土地资源监测与仿真重点实验室开放基金 KF-2016-02-017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史云飞, 博士, 副教授, 主要从事3D GIS、数字地籍等方面的理论和应用研究。55734619@qq.com

  • 中图分类号: P273

Modeling 4D Parcel and Its Core Operation Algorithms

Funds: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41201407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41601555

the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Shandong Province ZR2016DB06

the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Shandong Province ZR2017BD018

the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Shandong Province ZR2018PD007

the Open Fund of Key Laboratory of Urban Land Resources Monitoring and Simulation, Ministry of Land and Resources KF-2016-02-017

More Information
    Author Bio:

    SHI Yunfei,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specializes in the theories and application of 3D GIS and digital cadastre. E-mail:55734619@qq.com

  • 摘要: 传统地籍是基于某一时刻的土地二维剖分,不支持立体产权管理和时空权属查询,需要探索四维(三维空间+时间)地籍。四维宗地是四维地籍的登记客体,是宗地在四维空间的扩展,其创建、分割、合并与注销等操作是四维地籍最常用、最基本的功能。结合城市发展现状和地籍管理需求,分析时态产权特征,用UML建模四维宗地数据模型和基于拓扑数据模型的四维宗地操作算法。研究内容包括:①提出四维宗地数据模型;②提出基于"拉伸"的四维宗地创建算法以及基于分段时间的共享拓扑基元处理方法;③提出四维宗地的分割、合并算法。研究结果表明:四维宗地的构建为追踪产权的时空变化提供了理论借鉴和技术支持,也使得地籍管理向四维地籍迈进了一步。
  • 图  1  4D宗地数据模型

    Figure  1.  Data Model of 4D Parcel

    图  2  多边形“拉伸”示例

    Figure  2.  Extrusion of Polygon

    图  3  4D宗地的创建与注销

    Figure  3.  Creation and Logout of 4D Parcel

    图  4  4D宗地分割

    Figure  4.  Segmentation of 4D Parcel

    图  5  4D宗地合并

    Figure  5.  Merging of 4D Parcels

    图  6  4D宗地创建

    Figure  6.  Creation of 4D Parcels

    图  7  4D宗地的分割

    Figure  7.  The Sample for Cutting 4D Parcel

    图  8  时态面的分割

    Figure  8.  Segmentation of Temporal Face

    图  9  4D宗地的合并

    Figure  9.  The Sample of Merging 4D Parcels

    图  10  4D宗地的合并

    Figure  10.  Merging 4D Parcel

    图  11  时态查询结果1

    Figure  11.  Temporal Query Result 1

    图  12  时态查询结果2

    Figure  12.  Temporal Query Result 2

    表  1  时态节点表

    Table  1.   Temporal Node

    ID NID x y z Parent TVS TVE
    1 N1V1 x1 y1 z1 Null t0 t1
    2 N1V2 x1 y1 z1 Null t1 now
    3 N5V1 x5 y5 z5 Null t1 now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时态边表

    Table  2.   Temporal Edge

    ID EID S_NID E_NID Parent TVS TVE
    1 e13V1 N13V1 N14V1 Null t0 t2
    2 e9V1 N9V1 N10V1 Null t0 t2
    3 e9V2 N9V2 N10V2 Null t2 now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时态边环表

    Table  3.   Temporal Edge-Loop

    ID ELID EID Parent TVS TVE
    1 EL4V1 e13V1, e14V1, e15V1, e16V1 Null t0 t2
    2 EL3V1 e9V1, e10V1, e11V1, e12V1 Null t0 t2
    3 EL3V2 e9V2, e10V2, e11V2, e12V2 Null t2 now
    下载: 导出CSV

    表  4  时态面表

    Table  4.   Temporal Face

    ID FID ELID Parent nbody pbody TVS TVE
    1 F1V1 ELV1 Null Null AV1 t0 t1
    2 f1V1 EL1V1 F1V1 Null A1V1 t1 now
    3 f2V1 EL2V1 F2V1 Null A2V1 t1 now
    下载: 导出CSV

    表  5  时态面环表

    Table  5.   Temporal Face-Loop

    ID FLID FID Parent TVS TVE
    1 FL1V1 f1V1, f2V1, f3V1, f4V1, f5V1, f6V1 Null t0 t1
    2 FL2V1 f7V1, f8V1, f9V1, f10V1, -f3V1, f11V1, f12V1 Null t0 t1
    3 FL3V1 f1V1, f4V1, f10V1, f11V1, f8V1, f13V1, f14V1, f15V1 FL1V1, FL2V1 t1 now
    下载: 导出CSV

    表  6  4D宗地表

    Table  6.   4D Parcel

    ID Geo-ID FLID Parent TVS TVE
    1 P1V1 FL1V1 Null t0 t1
    2 P2V1 FL2V1 Null t0 t1
    3 P3V1 FL3V1 P1V1, P2V2 t1 now
    下载: 导出CSV
  • [1] UN and FIG. Report of the Workshop on Land Tenure and Cadastral Infrastructure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R]. Bathurst: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urveyors, 1999
    [2] Molen P V D. Institutional Aspects of 3D Cadastres[J]. Computers Environment & Urban Systems, 2003, 27(4):383-394 http://www.wanfangdata.com.cn/details/detail.do?_type=perio&id=5e71af56b62ea234e86158a2b072d8e3
    [3] Stoter J E. 3D Cadastre[D]. Delft: 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004
    [4] 郭仁忠, 应申.三维地籍形态分析与数据表达[J].中国土地科学, 2010, 24(12):45-51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zhonggtdkx201012008

    Guo Renzhong, Ying Shen. Three-Dimensional Cadastre Analysis and Data Delivery[J]. China Land Science, 2010, 24(12):45-51 http://d.ol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zhonggtdkx201012008
    [5] Döner F, Thompson R, Stoter J, et al. Solutions for 4D Cadastre-With a Case Study on Utility Network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ographical Information Science, 2011, 25(7):1173-1189 doi:  10.1080/13658816.2010.520272
    [6] Oosterom P V, Stoter J, Lemmen C. Aspects of a 4D Cadastre: A First Exploration[C]. Peoceedings of Shaping the Change, XXⅢ International FIG Congress, Munich, 2006
    [7] Döner F, Biyik C. Conformity of LADM for Mode-ling 3D-4D Cadastre Situations in Turkey[C]. 5th Land Administration Domain Model Workshop,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13
    [8] Döner F, Thompson R, Stoter J, et al. 4D Cadastres:First Analysis of Legal, Organizational, and Technical Impact-With a Case Study on Utility Networks[J]. Land Use Policy, 2010, 27(4):1068-1081 doi:  10.1016/j.landusepol.2010.02.003
    [9] Siejka M, Slusarski M, Zygmunt M. 3D+ Time Cadastre, Possibility of Implementation in Poland[J]. Survey Review, 2014, 46(335):79-89 doi:  10.1179/1752270613Y.0000000067
    [10] 史云飞, 郭仁忠, 李霖, 等.四维地籍的建立与分析[J].武汉大学学报·信息科学版, 2014, 39(3):322-326 http://ch.whu.edu.cn/CN/abstract/abstract2899.shtml

    Shi Yunfei, Guo Renzhong, Li Lin, et al. Establishment and Analysis of 4D Cadastre[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4, 39(3):322-326 http://ch.whu.edu.cn/CN/abstract/abstract2899.shtml
    [11] Lee D H. A Research on the Tendency Analysis of the Studies Related with 4D Cadastre[J]. Journal of the Korean Cadastre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2012, 14(4):463-483
    [12] Alberdi R, Erba D A. 4D Parcel and Cadastre in Argentina[C]. COBRAC 2016, Florianopolis, 2016
    [13] Seifert M, Gruber U, Riecken J. Germany on the Way to 4D-Cadastre[OL]. http://www.gdmc.nl/3DCadastre/literature/3Dcad_2015_02.pdf, 2017
  • [1] 史云飞, 赵建青, 李雪飞, 王荣华, 刘克辉, 翟秋萍, 田德.  一种公寓式建筑物三维产权群集自动构建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22, 47(3): 447-454. doi: 10.13203/j.whugis20200023
    [2] 王行风, 汪云甲.  一种顾及拓扑关系的室内三维模型组织和调度方法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7, 42(1): 35-42. doi: 10.13203/j.whugis20140798
    [3] 史云飞, 郭仁忠, 李霖, 张玲玲.  四维地籍的建立与分析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4, 39(3): 322-326. doi: 10.13203/j.whugis20120732
    [4] 李霖, 赵志刚, 郭仁忠, 贺彪.  空间体对象间三维拓扑构建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6): 719-723.
    [5] 侯妙乐, 邢华桥, 赵学胜, 陈军.  球面四元三角网的复杂拓扑关系计算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2, 37(4): 468-471.
    [6] 贺彪, 李霖, 郭仁忠, 史云飞.  顾及外拓扑的异构建筑三维拓扑重建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1, 36(5): 579-583.
    [7] 邓念东, 侯恩科.  三维体元拓扑数据模型的修正及其形式化描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9, 34(1): 52-56.
    [8] 侯妙乐, 赵学胜, 陈军.  球面四元三角网的三拓扑数计算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8, 33(1): 60-63.
    [9] 雷起宏, 刘耀林, 尹章才, 何建华.  基于加权图的地籍时空数据描述模型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6, 31(7): 640-642.
    [10] 林亨贵, 郭仁忠.  三维地籍概念模型的设计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6, 31(7): 643-645.
    [11] 成燕辉, 谢露蓉.  车载导航立交桥的三维数据模型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5, 30(12): 1111-1114.
    [12] 徐志红, 申屠海港, 边馥苓.  地籍信息系统中的时空信息管理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4, 29(7): 588-591.
    [13] 邵振峰, 李德仁, 程起敏.  基于航空立体影像对的复杂房屋三维拓扑重建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4, 29(11): 999-1003.
    [14] 韩琼.  土地管理办公自动化系统的设计与实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3, 28(3): 372-375.
    [15] 高文秀, 刘浪, 龚健雅.  改造现有LIS支持时空数据管理和土地变更的实现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2, 27(6): 622-626.
    [16] 侯恩科, 吴立新.  面向地质建模的三维体元拓扑数据模型研究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2, 27(5): 467-472.
    [17] 徐志红, 边馥苓.  地籍空间实体及其时空拓扑关系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02, 27(5): 522-527.
    [18] 龚健雅, 夏宗国.  矢量与栅格集成的三维数据模型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1997, 22(1): 7-15.
    [19] 杜道生, 舒红.  基于同步数据项组和碎分拓扑弧段时间标记的时态地理数据模型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1997, 22(2): 96-101.
    [20] 周忠谟, 晁定波.  四维整体大地测量模型中的重力向量观测方程 .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1987, 12(4): 10-19.
  • 加载中
图(12) / 表(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974
  • HTML全文浏览量:  111
  • PDF下载量:  81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8-08
  • 刊出日期:  2019-06-05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201407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601555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6DB06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7BD018

    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 ZR2018PD007

    国土资源部城市土地资源监测与仿真重点实验室开放基金 KF-2016-02-017

    作者简介:

    史云飞, 博士, 副教授, 主要从事3D GIS、数字地籍等方面的理论和应用研究。55734619@qq.com

  • 中图分类号: P273

摘要: 传统地籍是基于某一时刻的土地二维剖分,不支持立体产权管理和时空权属查询,需要探索四维(三维空间+时间)地籍。四维宗地是四维地籍的登记客体,是宗地在四维空间的扩展,其创建、分割、合并与注销等操作是四维地籍最常用、最基本的功能。结合城市发展现状和地籍管理需求,分析时态产权特征,用UML建模四维宗地数据模型和基于拓扑数据模型的四维宗地操作算法。研究内容包括:①提出四维宗地数据模型;②提出基于"拉伸"的四维宗地创建算法以及基于分段时间的共享拓扑基元处理方法;③提出四维宗地的分割、合并算法。研究结果表明:四维宗地的构建为追踪产权的时空变化提供了理论借鉴和技术支持,也使得地籍管理向四维地籍迈进了一步。

English Abstract

史云飞, 张玲玲, 贺彪, 赵志刚, 张丕亚.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引用本文: 史云飞, 张玲玲, 贺彪, 赵志刚, 张丕亚. 四维宗地建模及其核心操作算法[J]. 武汉大学学报 ● 信息科学版,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SHI Yunfei, ZHANG Lingling, HE Biao, ZHAO Zhigang, ZHANG Piya. Modeling 4D Parcel and Its Core Operation Algorithm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Citation: SHI Yunfei, ZHANG Lingling, HE Biao, ZHAO Zhigang, ZHANG Piya. Modeling 4D Parcel and Its Core Operation Algorithms[J]. Geomatics and Information Science of Wuhan University, 2019, 44(6): 892-900. doi: 10.13203/j.whugis20170169
  • 传统意义上的地籍是基于某一时刻对土地的二维(two-dimensional,2D)剖分,没有包含第三维(three-dimensional,3D)和第四维(four-dimensional,4D)(时间)的信息[1-3]。这导致现有的地籍系统难以管理立体产权和支持时空权属查询。随着城镇化的加速,城市空间不断向地下和地上延伸,土地空间权被分层设立,形成了立体的产权层[4]。加之当前房地产市场交易频繁、流转快、产权变更周期短等特征,使得产权管理部门跟踪土地状态变化,回溯产权变更历史,预测土地价格等变得尤为重要。这些因素促使人们探索更加精细化、动态化的土地管理模式。从本质上讲,人类对土地的利用总是占用一定空间并跨越一段时间,即人地关系本身就限定在4D时空框架下,这也暗示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籍应该是4D地籍[5]。过去,受技术和应用需求的限制,人们使用2D地籍管理土地。当前,信息技术的成熟以及应用需求(3D城市规划、地下管线管理、房产管理、洪水淹没等)的增长驱使人们开始探索4D地籍[6]。Oosterom等[6]探讨了4D地籍的概念与意义,通过案例分析了4D地籍的应用需求。Döner等[7-8]提出了3种4D地籍解决方案,并以地下管网为例建立了一个4D地籍原型系统。Döner等[7]以土耳其为例,探讨了LADM与构建4D地籍的一致性。Siejka等[9]研究了从2D地籍到时态3D地籍的转变方法,尝试利用数据库和CAD工具重建不同历史状态的不动产。史云飞等[10]分析了四维地籍的概念与需求,构建了4D地籍概念模型。Lee[11]探讨了4D地籍的概念、意义与发展趋势,提出了4D地籍的框架。Alberdi等[12]提出4D宗地的概念。Seifert等[13]提出构建4D地籍来监测城市与农村时空变化、统计土地利用和覆盖变化。上述研究为建立4D地籍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基础。然而,这些研究大多还停留在概念、意义和需求层面上,亟需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建立4D地籍的前提是为它确立一个与2D宗地类似的对象,并以这个对象为基础登记与不动产相关的权利(right)、约束(restrain)或责任(responsibility)(简写为RRR),Döner等[8]、Alberdi等[12]称这种对象为4D宗地。4D宗地是一块时空单元,其上的RRR具有同质性和排他性。现有研究虽然提出了4D宗地的概念,但并没有给出创建、销毁等具体处理4D宗地的方法。本文以4D宗地为研究对象,提出了一种4D宗地数据模型,并给出了其创建、注销、分割和合并方法。

    • 4D宗地是一块3D权属空间与时间集成的时空单元。图 1给出了4D宗地数据模型。在模型中,一块4D宗地由时态多面体、时态动态属性和时态静态属性组成,分别反映了空间和属性随时间的变化。4D宗地的空间特征使用时态多面体表达。一个时态多面体由一个或多个时态面环构成,其中第一个定义了时态多面体的外边界,其他定义了多面体内边界(洞)。一个时态面环由多个时态面构成,并且各个时态面的外法向量都指向时态面环的外部。一个时态面是由一个或多个时态边环围成的有界平面,其中第一个时态边环定义了时态面的外边界,其他定义了时态面的内边界(岛);时态面同样具有方向性,其方向由时态边环方向决定。时态边环是由时态边按照一定次序和方向组成的闭合环,时态边环上的所有时态边共面。时态边是由两个时态节点限定的有向直线段,由起点指向终点。时态节点为拓扑构造的最低维基元,由xyz构成;时态节点同时被两条或两条以上时态边共享。这6种时态拓扑基元是由6种拓扑基元(节点、边、边环、面、面环与多面体)与两类时间(有效时间、实务时间)复合而成。面、边和节点分别用于表达界址面、界址线和界址点。时态动态属性是由动态属性和两类时间复合而成。动态属性是随时间变化的属性,如一块4D宗地的权利人。时态静态属性是由静态属性和两类时间复合而成,静态属性在4D宗地的一个生命周期内不发生任何变化。

      图  1  4D宗地数据模型

      Figure 1.  Data Model of 4D Parcel

    • 创建4D宗地需要两步:①根据界址元素(界址点、界址线或界址面)的坐标生成其几何形体,并将TVS(表示有效时间的开始时间)记录到数据库;②将其属性与生成的几何图形关联。其中,第①是关键。按照几何形体可将4D宗地分为两类:不规则体和规则体。不规则体的顶底(如尖顶)或立面(如曲面)不规则,需使用测量仪器采集,并使用专门的绘图软件(如CAD)来绘制其几何形体。规则体具有平底、平顶和立面垂直的特征,并有对应的2D图形数据(楼层平面图、竣工图、宗地图等)和高度信息,可采用“拉伸”2D图形的方式自动生成。图 2为一个4D宗地的构建过程,图 2(a)为界址元素围成的时态面F1={EL1EL2},它由两个时态边环EL1={E1, E2, E3, E4, E5}、EL2={E6, -E9, E8, E7}构成(“-”表示边的方向与边环的方向相反)。“拉伸”时,F1的时态节点、时态边、时态边环、时态面升维,分别生成时态边、时态面、时态面环和时态多面体。图 2(b)为“拉伸”生成的时态多面体Polyhedron1={FL1, FL2},它由面环FL1={F3, F4, F5, F6, F7, F8}、FL2={F9, F10, F11, F12}构成。

      图  2  多边形“拉伸”示例

      Figure 2.  Extrusion of Polygon

      对于不同时间邻接4D宗地的创建,由于拓扑共享问题,需要使用错时“拉伸”。图 3为不同时间4D宗地的空间状态。t0时刻创建AB,它们的有效时间为[t0,now],在数据库中,创建时态节点、时态边、时态边环、时态面、时态面环和时态多面体表,并将它们的TVSTVE(表示有效时间的结束时间)分别更新为t0和now。t1时刻构建C,在表中添加C的信息。由于时态面F1、时态边e5和时态节点N5等仅被C使用,直接添加到表中,令它们的TVS=t1;但F2e1N1等与B共享,且它们在C创建前就已经存在了t1-t0时间段,若直接使用它们,将使得C中的非共享时态拓扑基元与它们在时间上不同步。

      图  3  4D宗地的创建与注销

      Figure 3.  Creation and Logout of 4D Parcel

      为解决这个问题,在处理共享拓扑基元时,将时间分段并对不同时段的基元标记不同的版本号,如N1存活时间段为[t0t1]∪[t1,now],它对应了两个版本N1V1N1V2,如表 1所示。当再使用共享时态拓扑基元时,取其对应的有效时间段。例如,时间分段前,由于N1N5有效时间不同,无法构造e0;时间分段后,e0引用与自己有效时间[t1,now]同时段的N1V2,实现时间的同步,避免时间逻辑错误。

      表 1  时态节点表

      Table 1.  Temporal Node

      ID NID x y z Parent TVS TVE
      1 N1V1 x1 y1 z1 Null t0 t1
      2 N1V2 x1 y1 z1 Null t1 now
      3 N5V1 x5 y5 z5 Null t1 now
    • 4D宗地的注销为逻辑删除,而非物理上删除,只需将时态多面体的TVE改为注销时间,被注销的时态多面体意味着在注销时刻之后不再出现。图 3t2时刻A被注销(变为灰色体),A的有效时间改为[t0t2],B的有效时间仍为[t0,now]。注销A意味着需将自身及其相关时态拓扑基元,时态面环、时态面、时态边环、时态边和时态节点等注销。在注销过程中,A独自使用的时态拓扑基元,如e13N13等,直接注销,令它们的TVE=t2;与其他时态多面体共享的时态拓扑基元,如F3N9,因仍被使用,不能直接注销。

      同样采用时间分段处理的方式,这里以边和边环为例说明,如表 2表 3所示。表 2中的EID、S_NID和E_NID分别表示时态边标识符、起始时态节点标识符和时态终止节点标识符。e13A独自使用,A的注销将使得它们也随之注销。e9为共享拓扑基元,因At2时刻注销,使得t2之前的e9成为历史记录,t2到now为e9的现状。表 3中ELID、EID分别表示时态边环的标识符和构成该时态边环的时态边标识符,EL3EL4的处理方法与前面的e9e13相同。

      表 2  时态边表

      Table 2.  Temporal Edge

      ID EID S_NID E_NID Parent TVS TVE
      1 e13V1 N13V1 N14V1 Null t0 t2
      2 e9V1 N9V1 N10V1 Null t0 t2
      3 e9V2 N9V2 N10V2 Null t2 now

      表 3  时态边环表

      Table 3.  Temporal Edge-Loop

      ID ELID EID Parent TVS TVE
      1 EL4V1 e13V1, e14V1, e15V1, e16V1 Null t0 t2
      2 EL3V1 e9V1, e10V1, e11V1, e12V1 Null t0 t2
      3 EL3V2 e9V2, e10V2, e11V2, e12V2 Null t2 now
    • 4D宗地的分割涉及不同分割方法,如按照给定体积的条件分割、给定分割点的分割等。无论哪一种都转化为用一个平面去切割4D宗地对应的时态多面体,即在4D宗地上选择分割点形成切割面。涉及时态边分裂、时态面分裂和时态多面体分裂3步。

    • 用一个平面切割4D宗地,首先要在4D宗地上拾取分割点形成分割面。如图 4(a)所示,t0时刻创建AB两块4D宗地。t1时刻A被分割,分割点的位置有两种:一种是部分分割点在节点上,如图 4(b)中切割面n1n2n3n4n2n3;另一种在边上,如切割面n1n2n3n4n1n2n3n4。无论哪种都需要创建新时态节点。区别在于:若分裂点在时态节点上,新插入时态节点与老时态节点具有相同的空间坐标,新的直接使用老的空间坐标和ID,新时态节点相当于旧的版本升级。具体操作时,只需将旧节点注销,新时态节点的TVS改为分割时间,并更新老时态节点对应ID的有效时间。

      图  4  4D宗地分割

      Figure 4.  Segmentation of 4D Parcel

      若分裂点在时态边上,需在交点处插入新节点将边分裂成两条新时态边。边分裂步骤为:①注销原始时态边及其所属时态边环和时态面,如注销图 4(a)中的E1E2F1。②添加新时态节点,生成新时态边。为便于说明,将A左、右、前的面F1F2F3单独拿出,如图 4(d)所示,切割点n1将原来的E1分裂为e2e3n2E2分裂为e5e6n4E4分裂为e7e8。③用新时态边代替时态边环中的原始时态边。这里“代替”是延后代替,并不是替换注销时间t1之前(历史库)的时态拓扑基元,而是在t1时刻之后对应位置的延续。如图 4(a)E4为共享边,被分割为e7e8,由于该边为AB共用,若不用e7e8替换F4时态边环中的E4,将导致时态面F4在[t1,now]不完整。替换并不是将历史库中的E4换掉,而是E4对应位置的时间延续。替换后,由于时态面F4的有效时间为[t0,now],其时态边环对被分割边的引用分为两段时间:[t0t1]时间段为E4,[t1,now]时间段为e7e8

    • 以新时态节点为端点生成分裂边,分裂边将原始时态面分裂为两个时态面。如图 4(d)所示,n1n2为新时态节点,它们形成分裂边Een1n2,该边将原始时态面F1的时态边环{E1, E5, E2, E6}分裂为两个新边环,分别对应着时态面f1f2,分裂记录见表 4,其中Parent字段记录了父对象,nbody为时态面的法方向指向的时态多边体,pbody为反法方向指向的时态多面体。新时态边环与新时态面为:EL1={e1e2en1n2e6},EL2={e3e4e5,-en1n2},f1={EL1},f2={EL2}。同样需要用新时态面替换时态面环中的旧时态面,如将A时态面环中的F1替换为f1f2,B时态面环中的F2替换为f3f4,替换方法与边分裂类似。

      表 4  时态面表

      Table 4.  Temporal Face

      ID FID ELID Parent nbody pbody TVS TVE
      1 F1V1 ELV1 Null Null AV1 t0 t1
      2 f1V1 EL1V1 F1V1 Null A1V1 t1 now
      3 f2V1 EL2V1 F2V1 Null A2V1 t1 now
    • 将分裂边按某种顺序(顺时针或逆时针)排序生成分裂面,分裂面将4D宗地的时态面集分裂为两部分。如图 4(c)分裂面S={en1n2en2n3en3n4en4n1}将体A分裂为两个体A1A2A的面集也被分为两部分:facesP、facesN,其中A1.faces=facesPA2.faces=facesN。注销原始时态多面体A及其时态面环,并更新时态面环中时态面的nbody、pbody域,f1.nbody=f2.nbody=Null;f1.pbody=A1f2.pbody =A2S.pbody=A1S.nbody =A2

    • 4D宗地的合并分为3步:①查找公共时态面;②注销公共拓扑基元;③生成新的时态多面体。

    • 4D宗地合并的前提是时态多面体之间存在公共时态面。查找公共时态面即查找构成两个时态多面体的时态面环中是否存在相同的时态面,只需对比两时态面环是否含有同名时态面即可。如图 5(a)所示,时态多面体P1的时态面环为FL1={f1, f2, f3, f4, f5, f6};P2的时态面环为FL2={f7, f8, f9, f10, -f3, f11, f12}(“-”表示该面与面环方向相反)。查找到f3为公共时态面。

      图  5  4D宗地合并

      Figure 5.  Merging of 4D Parcels

    • 合并首先要删除公共时态拓扑基元。对于4D宗地而言,并不存在真正的物理删除,而是将待删除的时态拓扑基元注销。在注销前,需要判断它们是否被其他时态拓扑基元引用。这与分割、注销等操作类似,若拓扑基元仅被单个时态多面体使用,直接注销;否则为保证其他时态拓扑基元的拓扑完整性,需要额外的处理步骤。为此,给出了公共时态拓扑基元注销的约束规则。

      1) 若公共时态面上的节点除它的时态边之外还被另外两条时态边共用,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两条边共线,则注销该时态节点,如图 5(b)中的n3;另一种是不共线,保留该时态节点,如图 5(b)中的n1。同样,若时态节点除公共时态面上的时态边之外还被另外3条或3条以上时态边共用,则不能注销。

      2) 若公共时态面上的时态边除该时态面外还被其他两个时态面共用,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两时态面共面,则注销该时态边,如图 5(b)中的e3;另一种是两时态面不共面,保留该时态边,如图 5(b)中的e1。若公共时态面上的时态边除该时态面外还被其他3个或3个以上时态面共用,则该时态边不能被注销。

      3) 公共时态面由两个且仅有两个时态面环共享,直接注销。

    • 1) 创建新时态边

      注销时态节点时,若共用该时态节点的时态边共线,则需要将共线的时态边合并为一条新边。假定已经确定共线时态边为ei.nodes={ni1, ni2}与ej.nodes={nj1, nj2}。集合中第一点为起点,第二点为终点。设ei的方向与新时态边环方向相同,若不相同,交换起点与终点。取两个集合中非公共时态节点的点组成新时态边,假设公共时态节点n=ni1=nj1,在ei中取ni2(ei的终点),在构建的新时态边中ni2也仍是终点;在ej中取nj2作为新时态边的起点,新时态边为{nj2, ni2}。用新时态边替换新时态边环中被合并的旧时态边,注销被合并的旧时态边。图 5(b)中边e5={n4, n6}、e6={n5, n4}生成的新时态边为e={n5, n6}。

      2) 创建新时态面

      注销时态边时,若共用该时态边的两个时态面共面,则需要将它们合并为一个新面。是否共面只需要判断一个面上3个不共线的节点是否都在另一个面上。这个判断是较简单的几何算法,不做过多的论述。假定已经确定两个面共面,它们对应的时态边环分别是ELi.edges={ei1, ei2eixein},ELj.edges={ej1, ej2…-eiyejm},下一步是注销公共时态边,合并旧时态面对应的边环,生成新面对应的时态边环。

      虽然ELiELj共面,但它们的方向不一定相同。如果方向不一致,可以将集合ELj.edges中的元素反向排列,使得ELj.edges={ejm, ej(m-1)ej2, ej1}。下面算法中假定时态面方向是一致的,设公共边e=eix=-ejy,合并后的时态边环EL的时态边集为:EL.edges={ei1, ei2ei(x-1), ej(y+1), ej(y+2)ejm, ej1, ej2ej(y-1), ei(x+1), ei(x+2)ein}。相当于将ELj.edges中的所有元素插入到ELi.edges中公共时态边e的位置,其中ELj.edges中的元素的排列方式为e的下一条时态边开始,循环到e的前一条时态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新生成时态边环方向和之前时态边环ELi的方向一致。如图 5(b)f12的时态边环为EL12.edges={e9, -e5, -e3, e7},面f2的时态边环为EL2.edges={e8, e3, -e6, -e10},时态边环合并后为:EL13.edges={e9, -e5, -e6, -e10, e8, e7}。

      时态边的注销打通了时态边环之间的阻隔,使得共面时态边环合并为一个新时态边环。以新时态边环构造新时态面,如f13.edgeloop={EL13},并用新生成的时态面替换新时态面环中被合并的时态面。注销公共时态边环、被合并的旧时态边环及对应的旧时态面。

      3) 创建新时态面环

      对于两个体之间的公共时态面,注销它时,需要合并共用该时态面的两个时态面环。假设待合并的时态面环为FLi.faces={fi1, fi2fixfin}和FLj.faces={fj1, fj2… -fjyfjm}。设公共时态面fix=-fjy=f,删除集合中的公共时态面,合并两个集合:FL.faces={fi1, fi2fi(x-1), fi(x+1), fi(x+2)fin, fj(y+1), fj(y+2)fjm, fj1, fj2fjy-1}。如图 5中体P1P2对应的时态面环合并为:FL3.faces={f1, f2, f7, f8, f9, f10, f11, f12, f4, f5, f6}。时态面环合并后,注销旧时态面环(如表 5所示)及对应的旧4D宗地。

      表 5  时态面环表

      Table 5.  Temporal Face-Loop

      ID FLID FID Parent TVS TVE
      1 FL1V1 f1V1, f2V1, f3V1, f4V1, f5V1, f6V1 Null t0 t1
      2 FL2V1 f7V1, f8V1, f9V1, f10V1, -f3V1, f11V1, f12V1 Null t0 t1
      3 FL3V1 f1V1, f4V1, f10V1, f11V1, f8V1, f13V1, f14V1, f15V1 FL1V1, FL2V1 t1 now

      通过上述步骤生成新时态面环,用新时态面环生成新的时态多面体,更新新时态面环中的各个时态面的nbody和pbody域,将指向旧4D宗地的引用均替换成新生成的4D宗地。表 6记录了4D宗地合并过程,Geo-ID字段作为外键实现属性数据与空间数据的关联。

      表 6  4D宗地表

      Table 6.  4D Parcel

      ID Geo-ID FLID Parent TVS TVE
      1 P1V1 FL1V1 Null t0 t1
      2 P2V1 FL2V1 Null t0 t1
      3 P3V1 FL3V1 P1V1, P2V2 t1 now
    • 为测试前文提出的算法,本文建立了一个原型系统。该系统利用C++语言开发,使用Skyline进行3D模型场景的浏览,使用开源的QT进行界面设计,OpenSceneGraph作为渲染引擎。测试所使用的计算机硬件配置为:处理器IntelCore i7-4790(3.6 GHz四核八线程),内存16 GB DDR3,显卡Nvidia Quadro K620(2 GB)。

      1) 4D宗地的创建

      首先将平面图进行数据预处理,并转换为E00格式。利用文本文件组织整个产权空间的层数、地坪高程、各层高度以及对应的E00文件路径。以创建一个包含3层4D宗地的产权空间为例说明。如图 6(a)所示,左侧为构成整个产权空间的E00文件,右侧为对应的txt文件,其中,b3为多层产权空间的标号,3代表层数,76.360为整个产权空间的地坪高程,后面依次为各楼层对应的层高、底面图和顶面图,如第一层层高为4.0 m,底面图为k001.e00,顶面图为k1_2.e00,生成的3D模型为图 6(d)。通过读取txt文件可以一次生成整个多层产权空间中所有的4D宗地。图 6(b)-6(f)为在实验数据中的5个案例。4D宗地生成后,采用MDB格式的ACCESS数据库存储。对生成4D宗地耗时进行统计,大多数多层产权空间的生成需耗时几秒到十几秒,生成这5个案例共耗时约23 s,因此算法的耗时可以接受。另外,此类数据可以一次生成多次使用,没有实时生成的需求。

      图  6  4D宗地创建

      Figure 6.  Creation of 4D Parcels

      2) 4D宗地的分割

      通过鼠标左键单击4D宗地形成分割面,系统将沿着分割面方向将4D宗地自动分割为两个。如图 7(a)所示,选中4D宗地BG06L05F000D0005V1,在其上选择分割点形成切割面,将该4D宗地分割成两个4D宗地,如图 7(b)所示。

      图  7  4D宗地的分割

      Figure 7.  The Sample for Cutting 4D Parcel

      分割过程涉及多种数据,以时态面对应的数据为例说明,如图 8所示,绿色标记的记录为切割线相交的原始面,红色标记的记录为分割后的面,它们之间的连线表示对应的传承关系。

      图  8  时态面的分割

      Figure 8.  Segmentation of Temporal Face

      3) 4D宗地的合并

      4D宗地合并是将两个相邻的时态多面体合并为一个,前提条件是待合并的时态多面体拓扑共面,合并前需要进行拓扑检查。图 9(a)为两块邻接的4D宗地:BG06L06F000D0003V1与BG06L06F000D0004V1,以它们为例进行合并测试。执行合并操作后,两个体并为一个新的4D宗地(BG06L06F000D1001V1),如图 9(b)所示。

      图  9  4D宗地的合并

      Figure 9.  The Sample of Merging 4D Parcels

      合并过程涉及多种时态拓扑基元的注销,这里以时态多面体数据为例说明,如图 10所示,绿色标记的记录为合并前的两个4D宗地,红色标记的记录为合并后的4D宗地,它们之间的连线表示对应的传承关系。

      图  10  4D宗地的合并

      Figure 10.  Merging 4D Parcel

      4) 时空产权体的注销

      时空产权体的注销为逻辑删除,只需将体注销,并将其对应的TVE改为注销时间,被注销的4D宗地意味着在注销时刻之后不再出现。上述的分割与合并操作都隐含了注销的操作,这里不再赘述。

      5) 4D宗地的时态查询

      对于4D宗地的时态查询,进行如下测试:查询开始时间在1995-01-01与2000-05-30之间创建的4D宗地及其所有者,并按照时间先后排序,SQL语句如下:“SELECT Geo_ID, owner, TVS FROM STPV WHERE TVS Between #1/1/1995# And #5/30/2000# ORDER BY TVS; ”,查询结果如图 11所示。

      图  11  时态查询结果1

      Figure 11.  Temporal Query Result 1

      查询父对象为“BG15L06F000D1002V2”,且注销时间早于2015-01-01的4D宗地,SQL语句如下:“SELECT Geo_ID, location, use, owner, area, TVS, TVE FROM STPV WHERE parent=“BG15L06F000D1002V2” and TVE < #1/1/2015# ORDER BY TVE; ”。查询结果如图 12所示。

      图  12  时态查询结果2

      Figure 12.  Temporal Query Result 2

    • 4D地籍是一个复杂、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到土地制度、法律法规、实现技术等方面。当前4D地籍的研究还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距离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4D地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建立4D地籍的第一步是要搞清它的登记对象是什么,即它要围绕着谁开展工作。4D地籍的登记对象应该能反映4D空间中权属实体的时空变化,这种变化不仅要反映各种权利和权利人随时间的变化,还要反映3个空间维随时间的变化,为此,本文给出4D宗地的创建、分割、合并和注销的算法。4D宗地的创建采用了“拉伸”的方式,这种方式只适合规则的体,在实验部分也仅实现了普通多楼层型4D宗地的创建,没有涉及跃式多层产权空间和不规则类型的4D宗地,在今后的工作中将对它们做进一步的研究。4D宗地的分割采用了在屏幕上拾取点的方式形成分割面,这种方式只能用于测试,在真正的登记过程中,需要按照某种条件如给定的长度、面积或体积自动计算分割点形成分割面,在后期的工作中将进一步完善该算法。

参考文献 (13)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